new_look_intro_vzg_01
new_look_1947_vzg_02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g_03
“新风貌”,一部传奇

1947年2月12日,轰动全球的胜利

在神奇的瞬间,珠玑妙语孕育出一段传奇。1947年2月12日10:30,蒙田大道30号布满来自巴黎Lachaume花坊花卉的大厅内,42岁的设计大师Christian Dior向媒体展示他的首个时装系列。美国《时尚芭莎》杂志主编卡梅尔•斯诺(Carmel Snow)对时装大师的才华笃信不疑。早在1937年,她就从Dior先生为罗伯特•皮埃特(Robert Piguet)设计的一款“英式咖啡”(Café anglais)服饰中窥见了大师的过人天赋。时装秀上,前所未有的曼妙侧影、修长剪裁、独特款型、窈窕腰身、魔鬼般的性感胸线,让她不禁惊呼:“亲爱的Christian,您的长裙带来了‘新风貌’!”一名路透社记者迅速记下这句话,飞快写在一张纸条上,直接从阳台扔给在蒙田大道等候的通讯员。于是,新闻在当天就传遍了美国!而法国报刊却因拖延一个月的罢工,远远落后。

new_look_1947_vze_01美国记者通过电报描绘了自己的非凡经历,但他没料到,故事远非止于此。新闻一出,大西洋两岸一时激起千层浪。战争刚结束两年,而Dior推出的这套与其秉性如出一辙的时装系列,却将定量配给、世事萧条、生活重负、部队制服等种种现实抛在脑后。他,以无比认真的信念,为女人们重新拾回轻松自由的心态和寻求欢乐的艺术。从儿时起他便深知,无论处境如何悲惨,女人内心多少都会隐藏着这种力量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Granville的女人们传阅着来之不易的巴黎杂志,对上面的“时髦长裙”赞叹不已,合上杂志便跑去如法炮制。这都被儿时的他看在眼里。

Bar套装,“新风貌”的风标

Christian Dior的新风貌革命,书写了时尚历史的全新篇章,而且,每一笔皆由他亲手写就。他,仿佛一位坚忍的建筑师,在挺直的Stockman半身模特上反复锤炼,以顽强意志将设计草图里幻想中的衣装一一付诸现实。好友苏珊娜•卢林(Suzanne Luling)讲道:“就这样,他凭借强韧精神在模特上塑造出理想女人的身形,这就是他即将彰显的时尚新风。”他目标明确,手上没有半分犹豫。“我想‘建造’长裙,依照女性身形塑造优美曲线,显露腰身,彰显臀部,突出丰满胸线。为赋予模特更饱满的风姿,我几乎用了双倍密织棉布或塔夫绸,寻回早被忘却的传统。”1947年2月12日10:30,主持人用英、法两种语言宣布“第一款”作品。玛丽亚•特里萨(Marie-Thérèse)手捧第一款长裙,拉开舞会帷幕,九十款时装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陆续登场,娇丽侧影展现两大系列:数字“8”和Corolle系列。《Vogue》杂志时尚编辑贝蒂娜•巴拉德(Bettina Ballard)数月前已返回纽约,旅居巴黎15载,看惯了法国时装,她感到欧洲的一切都是死气沉沉。但是,她始终评论公允、目光独到,毫不掩饰对Dior创新天赋的钦佩之情:“我们目睹了时尚界的一场革命,同时,这也是时尚呈现方式的革命。”
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e_02Bar套装,在时尚摄影师威利•梅沃德(Willy Maywald)的镜头下获得永生:乳白色山东绸圆形燕尾束腰上衣紧紧贴合上身曲线,黑色皱褶短裙的敞口随步伐摇摆,优雅风姿前所未见。套装完美搭配一顶简单桀骜的黑色圆顶宽边帽,手戴长手套,精致皮鞋线条纤细,与在场各位女士脚上的方头鞋和坡跟鞋大相径庭。大师杰作层层拨开,宛如雏菊花瓣片片滑落,不仅展现了一种风格,更体现一个人严谨而快乐的精神风貌。
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e_03时装秀还呈现了海军蓝羊毛绉绸百搭套装,外套与领部相齐,胸部与燕尾处搭配口袋,纺锤形裙子展现无瑕数字“8”身形;Corolle系列黑色羊毛午后长裙,五枚大纽扣从胸部延伸至裙摆,展开神奇的皱褶;Jungle系列豹纹紧身衣;Soirée系列双层百褶塔夫绸海军蓝晚礼服……反正,无论是好莱坞明星丽塔•海华丝(Rita Hayworth),还是漫步大街小巷,虽不习惯引人目光,但已在战争中学会用缝纫机创造奇迹的普通妇女——如今,她们都希望展现这种“新风貌”。Christian Dior先生在日后称其为“回归文明世界幸福的理想”。
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e_04时装秀结束后不久,《ELLE》杂志刊登了一张玛琳•黛德丽(Marlène Dietrich)柔美双腿的图片,劝大家把握机会仔细欣赏这“世上最美丽的双腿”……我们恐怕很难再看到它们了,因为大明星刚订购了10套“新风貌”长裙,修长下摆将永远将其遮盖!法国《震旦报》(L’Aurore)大标题写着:Dior先生成为“世界上最著名的法国人”。一张照片上,两名妇女当街撕扯第三位妇女的“新风貌”服装,只因她们对面料长度感到震惊,难以容忍过于风骚的款式。这或许曲解了Dior先生的本意——塑造“花样仕女,有着柔美的肩膀,上身风韵多姿,腰身如藤条般细腻,裙摆如花冠般丰硕”,他只希望让女人们幸福快乐。他做到了。
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e_05“新风貌”革命诞生六十多年后,其精神仍是Dior永不枯竭的灵感之源。她洋溢在Dior御用调香师弗朗索瓦•德玛奇(Francois Demachy)的创想中,Collection Privée New Look 1947系列香水,以玫瑰、茉莉和鹜尾花芬芳,向Christian Dior先生的花样仕女致意。她蕴含在拉夫•西蒙的精神里,每一季,传奇的“Bar”套装神秘曲线被重新演绎,或变为夹克衫,或平添更多燕尾,或采用羊毛牛仔布,或装饰男士面料印花图案。“新风貌”是一场永不止步的革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