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anville_intro_vzg_01
granville_situation_vzg_02
granville_enfance_vzg_03
xxxxxxtitgranville_nostalgie_vzg_04rexxxxxx
Rhumbs別墅

Rhumbs別墅

莊園俯瞰大海,優雅面對一切狂風暴雨。晴朗的日子裡,人們甚至能望到紹塞群島(Chausey)和澤西島(Jersey)。這是一座盎格魯-諾曼第風格別墅,主體建於十九世紀末。莊園的建造者Beust先生無比熱愛此處的環境。別墅入口地板上悉心鑲嵌著三十二分位羅盤玫瑰馬賽克裝飾,別墅因此得名「Rhumbs」(羅盤分位)。莊園穩穩矗立在岩石上,一公頃的花園盤踞山脊,直面周遭環境與自身的命運。上個世紀初,Dior一家就住在Granville莊園。

理想家園

當瑪德萊娜•迪奧首次看到莊園,覺得它更像一座堅固的城堡,而非一處精緻的雅居,她即決定把這裡據為己有。多年以後,她的兒子Christian面對蒙田大道30號時,也抱有同樣堅定的信念。讓我們回到1905年,未來的時裝大師還是個嬰兒。瑪德萊娜勸服丈夫莫里斯買下這座前景無限的莊園。莊園至Granville市中心僅一公里。小城市「在一年中有九個月清靜怡人,到了夏天則搖身一變,展現出巴黎般的優雅」。莊園擁有獨一無二的景致,更為迪奧太太提供大顯身手的絕佳舞臺,讓她開展浩大工程,營造自己夢想中的安樂窩。

granville_situation_vze_01兩年裡,在她親自督導下,別墅外牆被刷成粉紅色和灰色,Rhumbs裡裡外外翻修一新。此外,她動用了數噸鬆土,一座超凡的英式風格花園平地而起。一進大門,精心設計的裝橫便展現非凡魔力,難以置信的景致映入訪客眼簾,也賦予Christian無盡遐想。他在這裡度過了人生的最初五年,以及此後無數的假日時光。

無憂無慮的童年

這是多麼美好的童年。在獨立的別墅中,光陰在閱讀中流逝,或用來背誦園藝名錄中植物與花卉名字;裹在溫暖的被子裡,聆聽女人們歌唱《城中的燕子》(L’Hirondelle du Faubourg);仰視臥室天花板的玫瑰花飾,「房頂上懸掛著五彩玻璃燈」;端詳竹製或稻草寶塔上無比精妙的小門,日本版畫風格壁畫從大樓梯一直延伸到天花板——「這些模仿喜多川歌縻(Hokusai)和葛飾北齋(Utamaro)的作品就是我的西斯廷教堂(Sixtine)」,亨利二世風格餐廳富麗堂皇,客廳的路易十五世風格在「真假混雜、令人陶醉的現代主義風格」襯托下更顯別致;父親的辦公室是禁地,孩子們懷著一點恐懼,興奮地等待「神奇電話」的鈴聲響起……一定是朋友們尋問Granville市12號在哪裡。但是,Rhumbs別墅沒可能躲過歷史的碾壓,生活不復甜蜜。1914年戰爭爆發時,全家恰好在Granville莊園。他們決定不返回巴黎,莊園堅固的圍牆和封閉的花園能給予全家最安全的保護。然而,Dior家族在1929年金融危機的肆虐下破產,這座曾經最可靠的避風港淪為首批犧牲品。莊嚴遭拍賣,家具被拆分,20世紀70年代,花園也變成了公園。直至將近二十年後,這裡才重新回歸Dior家族。

追憶逝去的天堂

Christian Dior始終懷念Granville莊園「難以忘懷的暴風雨之夜,霧角發出的警報,葬禮的喪鐘,籠罩在諾曼第濛濛細雨中的童年」。他不斷用顏色(粉紅色和灰色)、香水(玫瑰和鈴蘭)和堅定而優雅的造型,保存著這段記憶,再現「家」獨有的溫馨寧靜。這是Granville莊園的精神。這種精神仍在為品牌注入無限靈感,如散發松樹、百里香和迷迭香香氛的Granville de la Collection Privée香水。Dior御用調香師弗朗索瓦•德瑪奇說,這款香水「充滿松樹香調,因此,不僅芳香怡人,而且濃烈辛辣,清新異常。仿佛狂風與巨浪不斷拍打著岩石……在Granville莊園,大自然從不平靜。此款香水將給那裡帶來一縷清風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