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look_intro_vzg_01
new_look_1947_vzg_02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g_03
「新風貌」,一部傳奇

1947年2月12日,轟動全球的勝利

在奇妙的一瞬間,珠璣妙語孕育出一段傳奇。1947年2月12日10時半,在蒙田大道30號的大廳內,佈滿來自巴黎Lachaume花坊的花卉,42歲的設計大師Christian Dior向媒體展示他的首個時裝系列。美國《時尚芭莎》雜誌主編卡梅爾•斯諾(Carmel Snow)對時裝大師的才華篤信不疑。早在1937年,她就從Dior先生為羅伯特•皮埃特(Robert Piguet)設計的一款「英式咖啡」(Café anglais)服飾中窺見了大師的過人天賦。時裝秀上,前所未有的曼妙側影、修長剪裁、獨特款式、窈窕腰身、魔鬼般的性感胸線,讓她不禁驚呼:「親愛的Christian,您的長裙帶來了「新風貌」!」一名路透社記者迅速記下這句話,飛快寫在一張紙條上,直接從陽臺扔給在蒙田大道上等候的通訊員。於是,新聞在當天就傳遍了美國!而法國報刊卻因一個月的罷工,遠遠落後。

new_look_1947_vze_01美國記者通過電報描繪了自己的非凡經歷,但他沒料到,故事遠非止於此。新聞一出,大西洋兩岸一時激起千層浪。戰爭剛結束兩年,而Dior推出的這套與其本性如出一轍的時裝系列,卻將定量配給、世事蕭條、生活困難、制服等種種現實拋在腦後。他,以無比認真的信念,為女士們重新拾輕鬆自由的心態和尋求歡樂的藝術。從兒時起他便深知,無論處境如何悲慘,女士內心多少都會隱藏著這種力量。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,Granville的女士們傳閱來之不易的巴黎雜誌,對上面的「時髦長裙」讚歎不已,合上雜誌便跑去如法炮製。這都被兒時的他看在眼裡。

Bar套裝,「新風貌」的風標

Christian Dior的新風貌革命,書寫了時尚歷史的全新篇章,而且,每一筆皆由他親手寫就。他,仿如一位堅忍的建築師,在挺直的Stockman半身模特兒上反復錘煉,以頑強意志將設計草圖裡幻想中的衣裝一一付諸現實。好友蘇珊娜•盧林(Suzanne Luling)講道:「就這樣,他憑藉強韌精神在模特兒上塑造出理想女人的身形,這就是他即將彰顯的時尚新風。」他目標明確,手上沒有半分猶豫。「我想「建造」長裙,依照女性身形塑造優美曲線,顯露腰身,彰顯臀部,突出豐滿胸線。為賦予模特更飽滿的風姿,我幾乎用了雙倍密織棉布或塔夫綢,尋回早被忘卻的傳統。」1947年2月12日10:30,主持人用英、法兩種語言宣佈「第一款」作品。瑪麗亞•德蕾莎(Marie-Thérèse)手捧第一款長裙,拉開舞會帷幕,九十款時裝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陸續登場,嬌麗側影展現兩大系列:數位「8」和Corolle系列。《Vogue》雜誌時尚編輯貝蒂娜•巴拉德(Bettina Ballard)數月前已返回紐約,旅居巴黎15載,看慣了法國時裝,她感到歐洲的一切都是死氣沉沉。但是,她始終評論公允、目光獨到,毫不掩飾對Dior創新天賦的欽佩之情:「我們目睹了時尚界的一場革命,同時,這也是時尚呈現方式的革命。」
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e_02Bar套裝,在時尚攝影師威利•梅沃德(Willy Maywald)的鏡頭下獲得永生:乳白色山東綢圓形燕尾束腰上衣緊緊貼合上身曲線,黑色皺褶短裙的敞口隨步伐搖擺,優雅風姿前所未見。套裝完美搭配一頂簡單桀驁的黑色圓頂寬邊帽,手戴長手套,精緻皮鞋線條纖細,與在場各位女士腳上的方頭鞋和坡跟鞋大相徑庭。大師傑作層層撥開,宛如雛菊花瓣片片滑落,不僅展現了一種風格,更體現一個人嚴謹而快樂的精神風貌。
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e_03時裝秀還呈現了海軍藍羊毛縐綢百搭套裝,外套與領部相齊,胸部與燕尾處搭配口袋,紡錘形裙子展現無瑕數字“8”身形;Corolle系列黑色羊毛午後長裙,五枚大紐扣從胸部延伸至裙擺,展開神奇的皺褶;Jungle系列豹紋緊身衣;Soirée系列雙層百褶塔夫綢海軍藍晚禮服……反正,無論是好萊塢明星麗塔•海華絲(Rita Hayworth),還是漫步大街小巷,雖不習慣引人目光,但已在戰爭中學會用縫紉機創造奇跡的普通婦女——如今,她們都希望展現這種“新風貌”。Christian Dior先生在日後稱其為“回歸文明世界幸福的理想”。
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e_04時裝秀結束後不久,《ELLE》雜誌刊登了一張瑪琳•黛德麗(Marlène Dietrich)柔美雙腿的圖片,勸大家把握機會仔細欣賞這「世上最美麗的雙腿」……我們恐怕很難再看到它們了,因為大明星剛訂購了10套「新風貌」長裙,修長的折邊將永遠把其遮蓋!法國《震旦報》(L’Aurore)大標題寫著:Dior先生成為「世界上最著名的法國人」。一張照片上,兩名婦女當街撕扯第三位婦女的「新風貌」服裝,只因她們對布料長度感到震驚,難以容忍過於風騷的款式。這或許曲解了Dior先生的本意——塑造「花樣仕女,有著柔美的肩膀,上身風韻多姿,腰身如藤條般細膩,裙擺如花冠般豐碩」,他只希望讓女士們幸福快樂。他做到了。

new_look_tailleur_bar_vze_05「新風貌」革命誕生六十多年後,其精神仍是Dior永不枯竭的靈感之源。她洋溢在Dior御用調香師弗朗索瓦•德瑪奇(Francois Demachy)的創想中,Collection Privée New Look 1947系列香水,以玫瑰、茉莉和鶩尾花芬芳,向Christian Dior先生的花樣仕女致意。她蘊含在拉夫•西蒙的精神裡,每一季,傳奇的「Bar」套裝的神秘曲線被重新演繹,或變為夾克衫,或平添更多燕尾,或採用羊毛牛仔布,或作為裝飾男士布料的印花圖案。「新風貌」是一場永不止步的革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