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了解更多信息

    Brick Bag, Brigida Baltar

  • 了解更多信息

    © Leonardo Finotti

  • 了解更多信息

    Achados e Perdidos, Tunga

    © Leonardo Finotti

  • 了解更多信息

    Lady Azulejos, Laerte Ramos

    © Leonardo Finotti

  • 了解更多信息

    © Leonardo Finotti

11.03 DIOR世界

LADY DIOR, 无限可能

相薄

“Lady Dior,我之所见”全球巡展近日降临巴西圣保罗。为此,Dior迪奥特意邀请了三位巴西艺术家参与创作,用他们各自独有的方式为迪奥经典注解。

巡展至今,已有80位艺术家接受品牌邀请,他们各展才华,自由诠释迪奥经典。自此,在一个个明星作品中,如:Olympia Scarry、Martin Bass、Eugene Roy、大卫·林奇(David Lynch )和 John Cameron Mitchell等,又增添了三位巴西艺术家演绎的Lady Dior。Brigida Baltar、Laerte Ramos 和Tunga三位艺术家荣幸接到品牌的carte blanche,创作了他们心目中的共同缪斯。在艺术家Brigida Baltar手中,Lady Dior被演绎成砖粉雕塑,砖粉是巴西东北部常见的建筑材料,艺术家从90年代开始就以砖粉为媒介进行个人创作,她说:“我以砖粉绣花”,可见其精雕细琢。通过艺术家们的再创作,Lady Dior早已超越了单纯的时尚形态,而转换成真正的艺术品本身;其经典外形,隽永内涵,足以承载诠释主体所代表的不同文化,进而成为不同文化间的参照。视觉艺术家Laerte Ramos则从阿兹雷荷瓷砖(azulejos)得到启发——葡萄牙建筑中常见的一种釉陶砖,以此为灵感创作出一个全陶瓷的Lady Dior。

“我喜欢引起观者的错觉,这款陶瓷作品就有这种是是而非的感觉,”他继续解读到,“Dior的设计非常有特点,手袋上的线缝、对角线、以及双斜线交叉形成的方形等等,都带给我很多灵感。”而艺术家Tunga则把Lady Dior看作是“身体的延伸,以此讲述女性身体的内在性”。为了表述身体的内在性,艺术家为Lady Dior裹上一层铁屑,铁屑的细微运动来自于包内放置的磁铁。“在外观上,她仍然是一款纯粹Christian Dior手袋,”艺术家补充到。通过八十位艺术家的非凡才华与艺术表现力,Lady Dior充分表达了品牌的鲜明个性:无畏的勇气,创作的激情,以及与艺术之间渊源的密切关系。

 

‘Lady Dior As Seen By’ São Paulo
Instituto Tomie Ohtake
Rua dos Coropés, 88
Pinheiros, São Paulo

更多媒体

归类于/加标签 : DIOR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