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感來源

令人耳目一新的新款作品

品牌創意總監從John Galliano設計的「papier journal」圖案汲取靈感,設計出全新的「gazette」印花。印花推出白色款或Judy Blame鍾愛的知名新聞報紙——《金融時報》色調,運用關於Christian Dior的原版溝通宣傳稿件剪報、New Look新風格圖片以及這位英國藝術家素描本中的設計手稿。

    充滿詩意的阿拉伯花飾

    源自Dior歷史檔案的山羊絨圖案頻繁出現在Kim Jones設計的造型上,以及一款由Judy Blame的助理——Karlie Shelley製作的全新圍巾上。迷幻而繁複的圖案,交纏環繞鑲嵌於提花面料上,以珠繡再現於網格面料上,或採用雙色設計,襯托洋溢當代氣息的男士儒雅風範。

      傾斜的圓珠

      於1967年由Marc Bohan設計的Dior Oblique帆布是品牌標誌性象徵之一,在不同系列中推陳出新。本季,它演繹出綴以圓珠的全新款式,融匯Dior先生的高級定製時裝歷史傳承與Judy Blame的創意靈感。無論是借助刺繡或是熱印工藝,這款經重新設計的經典圖案出現在本系列服裝和配飾上,用於裝飾手套、領帶、包袋以及襯衫。

        高級定製特色

        此次時裝秀造型傳承品牌高級定製時裝歷史傳承,是高貴典雅的化身。此次時裝秀的開場作品是一款洋溢帝王之氣的大衣,採用Christian Dior先生鍾愛的軋紋絲質面料製作,綴以花形綬帶,與這位品牌創始人兼定製時裝設計大師的創意作品相互呼應。各式外套採用精緻垂褶裝飾或不對稱開襟設計。這些作品體現富有立體層次感的建築風格特色,搭配拉鍊,致敬設計師兼藝術家Judy Blame。一曲獻給Dior細節藝術和大膽率性特色的頌歌。

          照片來源 - Morgan O'Donovan